2012214133115943  

 



最近鬧的很大的事應該就是某女星和阿帕契拍照和另一個女星因為網路言論自殺的事。都在談論到「網路霸凌」,相信大家都看過很多專家在呼籲要設身處地為人想啦~或是小心網路亂發言還是會被告之類的,也有在講論另一方被霸凌者應該要怎樣怎樣之類的。其實這個議題已存在十幾年了,相關的藝文創作都有針對這個議題,像是匿名遊戲和BBS鄉民的正義。其實這些呼籲、對策這十幾年來一直都有,是屬於「由外而內」的一種行為,而缺乏了「由內而外」的動作,會讓這件事情一直重覆發生。

為什麼網路霸凌層出不窮?

人類的精神結構中,有一個東西叫「人格面具」,這東西就好像扮演的角色,讓我們扮什麼像什麼,像是父親的角色,在他的父親前則成為兒子的角色,同樣一個人在不同立場表現出來的個性、態度會完全不一樣。而我們每個人長大成熟了之後,我們學會與人相處,學會在工作中與人合作,學會控制脾氣、禮讓別人,而這些行為並非我們的本性,而是戴了一個「成熟大人」的面具,我們的喜好、怒氣、自卑感等負面的東西,都藏在那個面具之下,我們的教育、社會期待不允許我們隨便拿出來。而網路的匿名性正是這件事的最佳出路。

首圖是化妝舞會的面具,若我們隱藏了自己,當別人都認不出我們的時候,那些平常的「這樣不好吧」、「我作這樣的事會被看不起」等聲音就瞬間減弱了,比較容易作出平常不敢作的事情。這個現象叫作"去個體化"(Deindividuation),「匿名性」正是去個體化的其中一個主因,另一個叫作「群體性」,也就是一群人都在作同一件事情,自己會不由得的也跟著作,就算這是一個人的時候絕對不作的事情,當一群人的時候,責任就被分散了。所以網路霸凌正是"去個體化"下的產物,只要有人在,有一股聲音要推動「網路實名制」正是要削除去個體化中的最大主因。

韓國是第一個推動網路實名制的,推行十年正式宣告失敗,原因在於「網路匿名性」不可能被去除,除非全世界的網站一起說好一起作,且沒有人會提供匿名的服務才有可能辦到,網路實名制過於理想,不切實際,所以這條路是行不通的。有興趣的人可以看這篇: 韓國網路實名制的報導

為什麼我們會幹出這種事?

我這裡講「我們」是因為"去個體化"在人類身上是一個正常的現象,如同下雨溼度就會變高,開了燈就會變亮一樣正常。我們或多或少在每天都會不自覺作出這樣的事情,只是程度可大可小而已,重則跑去別人粉絲團叫他去死,輕則轉貼一篇新聞加酸言幾句,這都是我們的日常,在這裡不論好壞對錯,畢竟也是有因為鄉民的群發轉貼促成的好事,就連太陽花、八八風災募資、日本321地震台灣的貢獻,也是"去個體化"下的產物。

我最近在思考這件事,思考的重點不是我們作了什麼,而是為什麼我們作了什麼。為什麼我們會罵李倩蓉?會罵慈濟?九把刀?甚至是我們看不爽的任何人?在事件中,我們都會找到理由來說明我們為什麼討厭這個人,但這個理由的出現已經是結果了,並非原因。

這邊要介紹一個東西,叫「小我」,小我是存在我們身體中的一股意識,它喜歡我們痛苦,它會激起我們的情緒,情緒引起我們身體反應,而作出的事會灌溉回小我。小我需要被滿足,當我無法出國去玩的時候,看到別人出國去玩還拍照炫耀的時候,興起的不愉快,就是小我引起的情緒,而我去酸他幾句,覺得痛快,而這個痛快則是灌溉小我後的反應。在這情況下我們會忘記「其實我是想出國去玩」,我們的意識這時是被小我取代了。當我在會議中暢所欲言,左批現行公司方向,右批廠商不合作,然後講出我怎樣搞定這些事情,因為同儕之間對我的讚美,實在太爽了,不由得加油添醋一下說明我多厲害,這也是小我發現的情緒、行為,然後再灌慨回小我。

前陣子我看了一本有關小我的書,我非常的挫折,因為發覺我每天講的話、作的事,就連打掃廁所都在灌慨小我...頓時讓我想要投胎成海蔘就好XD 不過的確讓我好好檢視一番小我是怎麼來的,他是來自於從出生到現在,所有經歷中情感面不被滿足的一面,小我就是由這樣東西組成的,而我們的言行多少都會由小我去推動,如同下圖,左邊像魚骨的都是小我形成的原因之一。

小我

很遺憾的,當小我長久以來被灌溉,愈來強壯,強壯到連我們的意識都認同他,他正式成為了我們的主意識,我們從此和真實的自己分離了。任由小我去推動情緒上的行為,讓我們痛苦萬分,但小我又讓我們覺得這樣感覺很好。最明顯的例子是網路流傳熱門的話題,好比李倩蓉好了,一開始新聞出來後,可能只是知道,覺得這樣不好,就這樣而已。但是經由電視不停的播放、網友不停的轉貼,那個情緒一再一再的被挑起,然後開始加入一起罵的行列,罵得很痛快。可是一提到這事反而愈來愈生氣,奇怪啊?不是應該愈罵氣愈消,為什麼愈來愈生氣呢?XD

因為小我喜歡這樣作,喜歡我們痛苦,再加上去個體化的讓我們的界限解除,所以這樣的事情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那要怎麼作呢?

我看的書上寫「小我與覺察無法並存」,也就是說當小我的情緒出現,我一旦知道這是小我出現了,察覺到他後,小我就會縮回去了。跟據我的實驗(?),That's true,覺察不止可以知道小我引起的情緒,還可以了解到背後的原因,如同上圖,我可以知道這個情緒是來自我的什麼經歷,為什麼會有這種情緒。其實當作到這步情緒就消失了,心理也變得舒服多了,不再為眼前的事有任何小我的反應了。這時敲敲心輪,說道「我看到你了,我知道為什麼,我接納我自己的這一面向,我愛我自己」。下次同樣事情發生時,神奇的是情緒比上回小了不少,持續一陣子後,發現某些事情我可能一聽到會氣到跳起來,現在一點反應都沒有了。

讓我不禁的想到禮記大學篇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原來所有的一切要從「修身」開始。

--
開頭講到的有關網路霸凌的作品:
匿名遊戲: https://youtu.be/qJvl071eAvI
BBS鄉民的正義: http://zh.wikipedia.org/wiki/BBS鄉民的正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ifish 的頭像
Unifish

Raguhn - 探索進行式

Uni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